標籤貼紙,標籤機,條碼機,條碼貼紙-標籤公司
    關於我們   產品介紹   標籤機介紹   條碼機介紹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 趙衡:醫美行業正處于轉折期,行業分化會愈演愈烈_三亞論壇2018嘉賓...

文章来源:由「百度新聞」平台非商業用途取用"http://economy.caijing.com.cn/20181209/4544693.shtml"

醫美行業大概還有二三十年左右的成長期,行業接受度會越來越高。另外,實際項目中各種新的技術、各種新的產品不斷的呈現,也會把這個行業的體量擴大,所以從這兩個角度來講,醫美行業是一個非常有前景的行業。朗姿醫療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趙衡在由《財經》雜志、財經網、《財經》智庫主辦的2018三亞財經國際論壇上表示。朗姿醫療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趙衡趙衡認為,醫美行業正處在一個轉折期,這里面有幾個比較大的變化:第一,醫療機構本身由以前粗獷式的運營發展變為精細化的運營,這對于機構的要求會更高,對機構的服務意識包括技術水平的要求也更高。第二,醫美醫療技術本身來講也發生了大轉折,很長一段時間里,尤其在民營醫療機構里面,實際上營銷的成分多于醫療的成分,醫美到底姓不姓醫?經過這么多年發展,醫美一定要姓醫,所以逐漸由重營銷、輕醫療,變成了重醫療、輕營銷。在民營醫院里面,醫生話語權開始逐漸占主導了。第三,運營越來越正規化。以前很多機構都是比較封閉的,民營醫療機構比較不開放,這幾年資本進入之后,資金本身對機構有了開放要求,并且在各種各樣政策的倒逼下,這些機構開始逐步的開放,而開放的結果一定是運營的正規化。第四,行業整合期已經到來。轉折過程當中,有些機構會不適應,所以行業里面分化還是很嚴重的,有的機構比較掙錢,有的機構虧的也比較嚴重,它適應不了市場的變化。一些大型的連鎖機構會越來越占據主導地位。以下為發言實錄:趙衡:大家下午好,我來自朗姿醫療,我們朗姿本來做女裝的,也是服務女性的,主要還是服裝。后來,我們發現很多醫美方面的需求,我們服裝的韓風特別明顯,一看就是韓國的版型,所以很多顧客我們介紹韓國整形,因為韓國的醫美前些年發展比國內好一些。這個過程當中,我們收購了一家韓國的整形機構開始進入這個行業,進入這個行業發現,這個行業挺有意思,我們正式進入這個行業是從16年開始,一部分通過收購的醫療機構,一部分通過我們自己新開的一個醫療機構,現在有了一定的規模。我們越做越覺得,這個行業很有特點,還有發展前途,這次論壇專門設立醫美論壇,說明三亞市政府還是很有眼光的,因為說實在話,醫美這個行業在前些年包括現在,也是在社會上有一些負面的消息。但是,我發現這些年近一兩年,政府對這個醫美的板塊越來越重視了,比如說成都市政府專門有了一個醫美之都,成都市政府主導,也投入大量財力、物力、人力把成都打造成一個醫美核心城市,作為一個重要的產業發展。我覺得咱們也是很有這個眼光,也是很有這個潛力的,從醫美行業來講,剛才會長還有屈總很多具體數據說明了這個行業發展是很快的,我用一個比較簡單的邏輯,就是這個行業經常講,這個行業大概還有二三十年左右的成長期,這個邏輯實際上得看前些年的行業接受度,比如說一個人做整形的時候有的時候覺得不好意思,不愿意跟人家說,但是這些年會發現,尤其互聯網的發展,尤其90后、00后對于醫美接受度越來越高。比如說我做了一個雙眼皮或者隆鼻什麼項目可以介紹朋友規避去讓他一起體驗,我們從運營的實際數據來看也是現在新顧客里面90后、00后占了絕大多數。但是從一個女性角度來講,她的醫美周期很長的,至少20歲到60歲的周期,現在以90、00后為主力的這一批人還有二三十年,后面還有10、20所以整個行業的人數消費群體是一個增長的過程,只有消費群體增長逐漸開始停止的時候,這個行業才到了天花板。另外一個方面,我們的實際項目各種新的技術各種新的產品不斷的呈現的時候也會把這個體量擴大,所以這樣兩個角度來講這個行業是一個非常有前景的行業。消費者本身角度來講已經逐漸變成了一種生活方式,大家去做一個醫美的項目,不會像以前那么覺得會覺得很大的一個事情,現在發展比如說去理由,或者逛街有可能就會去做一個輕醫美的項目,做一個注射做一個皮膚激光,逐漸變成接受度很高的一個生活方式,所以我覺得這樣的話對于行業的發展是很有前景的。同時,這個行業也有各種各樣的問題,就是發展過程當中任何的一個行業都是這個樣子,是不斷改進的過程。現在我們感覺醫美這個行業應該逐漸處在一個轉折期,這個里面有幾個比較大的變化:第一個大的變化就是醫療機構本身由以前粗獷式的運營發展變成精細化的運營,包括我們對于老顧客的維護,包括新顧客的獲客成本降低,都是機械化運營解決的問題。以前大家打廣告,老顧客來了后面不管了,但是這種模式在激烈的市場競爭環境下已經不適用了,你進行機械化運作,對于機構要求就會更高,對于機構的服務意識包括機構技術水平要求更高,這個是機構來講比較大的一個轉折。第二,醫美醫療技術本身來講也是一個很大轉折,很長一段時間尤其民營醫療機構里面實際上營銷的成分多余醫療的成分,醫美到底姓不姓醫,本身跟美容有一點相關的,一點像消費品的市場,但是又屬于醫療的這個屬性,這個醫美到底信不信醫,經過這么多年發展一定信醫的,所以逐漸重營銷、輕醫療變成了重醫療、輕營銷,尤其民營醫院里面,醫生話語權逐漸開始占主導了,當然公立醫院不做營銷,我講的主要是民營機構里面醫療的話語權越來越重了。第三,就是正規化的運營。以前很多機構都是比較封閉的,民營醫療機構比較不開放,這幾年資本進入之后,因為這些大的資金本身對于機構開放要求,并且這些年幾部委聯合執法,各種各樣的政策倒逼的情況下,這些機構開始逐步的放開。以前都是悶聲發財,現在不好悶聲發財了,大家開始逐步的開放,開放的結果一定是正規化運營,這個是第三個比較大的轉折點。第四,就是行業整合期已經到了,這是一個比較關鍵的行業整合期。轉折過程當中,畢竟有些機構不適應的,所以這個行業里面分化還是很嚴重的,有的機構比較掙錢,有的機構虧的也比較嚴重,他適應不了市場的變化。這幾年從營銷方式來看,剛開始是戶外廣告,現在又到了新媒體,實際上這個營銷渠道的變化還是很快的。一些大型的連鎖機構會越來越占據主導地位,所以這個是一個行業整合期來的一個比較關鍵的時刻。主持人:下面我想聚焦一下三亞,因為大健康板塊當中三亞把醫美實際上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但是剛才幾位嘉賓說到了成都,不光是成都,在國內也有一些城市看到了這個醫美行業的前景,也在打造自己的醫美之都,放眼國際,很多美容消費者喜歡跑到韓國、日本,通過一次旅游實現自己的一個醫美的計劃,這個都是已經成為了一種潮流了。具體到三亞,要想把醫美行業真正在三亞當地落地生根發展起來,三亞有什麼優勢?三位專家能不能給一些建議。趙衡:三亞這個城市旅游人口比較多,我查了一下,中國每年去韓國旅游的人數大概五六百萬的數量,但是五六百萬人里面就是做這個醫美整形的項目,一般韓國做的是比較大的項目,一些小項目國內做的大概五六萬人,具體的數可能1%左右這樣的一個水平。我們三亞好像17年的這個旅行人數大概兩千萬人。所以如果這個數據來講,我覺得咱們做醫美還是有比較大的產業空間的,他也有他的特點,他是旅游人口,旅游人口第一個是有這個時段的,比如說可能三亞咱們一般就是冬季的人口比較多。另外就是本身的這個當地的醫美消費群體可能不如上海、北京,包括成都,不如這些地方大,我們需要針對這個我的目標客戶群做出我們自己的這個產業的一些規劃,我覺得這是與其他地方不同的。三亞發展醫美來講,第一要有自己的特色特點,要跟其他地方的醫美做一些差異化的項目產品,包括一些政策上面可以去申請一些先行先試的方案,好像博鰲搞了一個干細胞的一個試驗點,像這些國內很多的去瑞士烏克蘭旅游做這些項目的,我們如果說做了這些項目,跟其他項目一樣沒有特色的話,競爭上面壓力很大,因為消費者本身來講還是希望自己家附近做這個項目,醫美還是要看消費半徑的,通常普通的項目沒有太大的競爭壓力。我們需要一些政策上面先行先試的一些區隔,包括我們這些醫療機構的設計上面,現在我們設立醫療機構當中,很多整形醫院只要你設立醫院必須有口腔科,但是民營醫院口腔科的位置再大,實際上它都競爭不過真正做口腔的機構,但是這些政策如果說能夠做一定的解決,對于咱們拉開跟其他地區的差異,走這種差異化的產業發展戰略是很有好處的。第二,一定搶占這個技術上面的高點,包括上下游產業,真正的把三亞打造成醫美的技術高地。從全國來講,大家知道三亞的醫美技術好,技術做好了之后,上游上面要有一些擴展就容易了。這里面尤其注意的是,我們不能做一些概念性的東西,比如說前些天打人胎素、羊胎素等等。這些可能有效果,但是這些東西不是我覺得需要做的,我們要在真正醫美行業的技術上面做好的技術開發。第三,加強監管。不管是在全國、全世界也好,要做到讓人覺得這個地方做醫美,我們放心,這個地方醫美都是正規化的合格醫美。這就需要政府加強監管,需要把非法地下醫療機構、不合規合法的機構打掉,另外本身醫療機構也要加強監管,這樣打造一個名片來三亞做醫美很放心,這個對消費者來講很有吸引力。(編輯:許楠楠)

關鍵字標籤:隆鼻醫美